发布日期: 2013-01-30   本条信息已被查看了
上海交大教学发展中心:教大学老师把课上好

转型社会样样新,旧玩意儿样样都要跟着改,用上海交通大学副校长黄震的话来说,就是“高等教育必须发生一些革命性的变化,不然会被学生边缘化。现在的学生都会‘用脚投票’”。

  2012年10月底,30个教师教学发展中心通过了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审核,成为“十二五”国家级教师教学发展示范中心,承担起高等学校教学改革中提升教师教学能力的推广试点任务,上海交通大学便是其中一家。

  据了解,这30个教师教学发展中心在“十二五”期间将分期获得由中央财政资助的500万元建设经费,教育部将对国家级教师教学发展示范中心实行动态管理,适时对各国家级教师教学发展示范中心的建设情况、运行状况及工作成效等进行检查督导,对于建设方案未落实、成效较差的国家级教师教学示范中心实行退出机制。

  对科研方式很熟悉,但在教学方面还是个新教师

  上海交大密歇根学院的教师张峻早年留学美国,前几年回上海交大从事教学工作。虽然在高校工作多年,“多半从事的是科研,对带研究生、发表文章的方式很熟悉,但在教学方面还是个新教师”。

  裴景玉是上海交通大学机械与动力学院的副教授,2000年博士一毕业她就走上了讲台。可是教了12年书,她总觉得没能得到极大的满足,“上课应该是一件让人有成就感的事,可课堂上总有同学在睡觉,总有人注意力不在我这里,怎么才能让每双眼睛都看着我呢?”裴景玉说自己想尽了一切办法,收效却一般。

  好像从来没有一个机构专门培训高校教师,直到这个学期初,裴景玉收到一封来自教学发展中心的邮件,邀请她参加主题为“如何上好新学期的第一堂课”的培训讲座。

  “我真觉得眼前一亮”,随后,她报名参加了“教学工作坊”几乎每一次讲座,“教学坊中每一个问题都是教学中遇到的问题。Rachel老师的讲义我随时放在案头,在实践中运用,温故知新”。主讲人之一的Rachel老师来自台湾,她总结了自己在密歇根大学几十年来的教学心得,也根据中国高等教育的不同特点为老师们上课。

  裴景玉说,有时候老师也脸皮薄,会不好意思去旁听其他优秀老师的课,教学发展中心恰好提供了一个供大家互相学习和交流的平台。

  呵护教学新手

  据上海交大教学发展中心负责老师介绍,教师“培训”是中心的工作重点之一,“教学工作坊”是系列培训之一,是为已经开始从事教学工作,在工作中遇到问题的老师准备的,而教学教育也要从“娃娃”抓起,无教学经验的新任课教师就成了教学发展中心重点关心的对象,“中心致力于帮助各类教师缩短成长为好教师的探索时间”。

  经过一步步摸索,对新任课教师培训从3个半天、5个半天,发展到最终确定为3个整天,逐渐成为一项稳定的机制。新老师在任课之前可以参加由中心举办的3天培训,不仅可以学到“课程大纲制作方法”等提高教学质量的具体方法,还能掌握“保护嗓音的发音方法”这样人性化的培训课程。

  据了解,有些院系为助教提高了报酬,对助教的要求也比从前有所提高,上海交大副校长黄震介绍,助教经培训后上岗也许将成为交大未来要实现的目标。

  第七食堂的午餐会

  上海交大闵行校区一共有6个食堂,而陈瑞球楼504室却被老师们称为“第七食堂”,因为几乎每周一次的“午餐会”都在这个教室进行。

  如何平衡科研和教学的时间?面对一两百人的大班如何有效地教学?如何解决内容多学时少的矛盾?如何应对学生剽窃与舞弊?上学期末,中心在老师中做了一次调研,“午餐会”上的这些问题就是针对老师们最感兴趣的话题而设置的。

  “我们帮自愿报名参加活动的老师们从食堂订盒饭,每次活动会安排一名主持人,但我们对主持人没有任何要求,他可以随便讲,不需要总结。”午餐会气氛轻松,无压力的情况下老师们更愿意畅所欲言,“第七食堂”的美誉由此而来。

  教学发展中心的负责人反复强调,中心举办的所有活动都强调“自愿原则”,强制是一把双刃剑。“北美的教学中心就抵制行职机关所要求的强制培训,我们也遇到过这种情况,院领导觉得这个老师教学水平不够就把他往我们这儿送,把我们当医院了,这种情况默认为要送医院的人是生病了,但这样做可能会对这个老师造成非常坏的影响。”一个学习兴趣从一开始就打了折扣的人自己的学习效果不会好,而且可能会对整个群体带来负面影响。

  创造良好教学氛围,让老师们以教学水平提高为荣

  麻省理工学院和哈佛大学联合开设网络教学平台,吸引全世界学生来选课,两校还承诺,修读完毕将给予修课证明。黄震指出,信息技术正在引发一场高等教育的革命,教育工作者应该意识到信息时代带来的变化。

  在黄震看来,如果老师课上得不好,学生完全可以选择其他的渠道进行学习,“可以选国外的课,可以自己上课的时候插着耳机听网络课程”。“高等教育不是倒满一桶水,而是点燃一把火。要形成以学生为中心的学习,老师和同学应该共同探索,而老师与同学、同学与同学的互动,是网络所不具备的。”这就要求老师们在教学上有所改变和突破。

  裴景玉有很多朋友为自己孩子的未来担心,“他们想把孩子送到国外去。作为一名大学老师这让我感到很难过,我们老师都很努力,却不得法”。裴景玉认为是因为方法不对,她努力把从Rachel老师处学到的教学方法应用到实践中,在学生交来的一次作业中她惊喜地发现,“学生的创造力超出了我的想象,超过我带的硕士!”她满怀信心地表示:“顶层标准变了的话,教学体制可能也会有改变。”(文章来源:中国高等教育改革与发展网)